晚萤August

这里晚萤
衣食父母们大家好!跪求三连!
关注晚萤,享受同人的狂欢吧

此账号已废。

我决定面壁思过,埋头写作。

绝不抄袭。

这个账号就作为抄袭者的墓碑吧。

给万老师的道歉信



本人在德哈文 “喜欢一个人需要多久” 抄袭了@是万俟啊 的德云社文章“喜欢一个人要多久”的设定 。(德哈“喜欢一个人需要多久”此文已删)


其实现在想想也是傻,为了一个热度就去抄袭万老师的格式。

万老师已经在文章下说明禁止任何形式的格式及转载,当时我看到了但没在意。

我在私信向万老师道过歉了,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,我的确很喜欢万老师的风格与文字,但不该做出抄袭这种事来。


拒绝抄袭,从我做起


由于我一直视抄袭者为SB

所以我要骂自己一句SB


对不起万老师以及所有为了制止抄袭而努力的太太们


拒绝抄袭,从我做起

希望大家如果看到像我这样的抄袭者,尽快喷,谢谢!

Q:细数这些年的亲妈作者和后妈作者?

必须罗琳阿姨好吗?!

虐起来连哈利也不放过……

Q:怎么用最轻描淡写的语言写出最虐的文?

洞听。

世界上那么多关于耳朵的笑话,你才挑这一个

来自新人写手的呐喊

*占tag致歉! 占tag致歉!占tag致歉!

 

 

为什么?!

我随随便便写个犬狼小甜饼热度就好几十?!

为什么?!

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德哈+罗赫+GGAD+犬狼长篇连载热度才十?!

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!

现在北京时间,2020,3月14,23点48分。

我码了一小时的长文没有人!!!

瞎写的小甜饼好多人!!!

为什么!!!


呜呜呜

来自新人写手的呼唤

【德哈】属于骑士的王子(第六章:由你决定斯教是攻吗)

*集美们请先看第一章,不然不知道大家在干什么,谢谢!【90度鞠躬】

*斯教的原创男主本章出场

*本章CP:斯教x原创男主  GGAD  微罗赫  德哈

 

少年卷

第六章:地下室禁闭

 

 
阴暗潮湿的地下室,德拉科和哈利骂骂咧咧地走进去。
“斯内普会让我们干什么?”哈利惶恐地问。
“不知道,说不定是让我们当毒药的试验品。”德拉科咽了咽唾沫。
虽然哈利十分紧张,但当他打开大门时,放松了一下——当然,仅仅是一下。
“罗恩赫敏!”哈利开心地说,“你们也来了?”
罗恩的嘴下撇成一个滑稽的倒着的C。
“哦,不要那么开心。”赫敏说,“斯内普教授因为罗恩的药水搞砸了,我们得这周都来。”
“韦斯莱?”德拉科看向罗恩的红发,“你是格兰杰。”
“啊,你是谁?”罗恩懵懵地看着德拉科。
哈利介绍道:“德拉科.马尔福。他父母去中国西藏工作一年,暂住在我家。”
“中国西藏?”赫敏好奇地问:“去哪里干什么?”
德拉科耸了耸肩:“说实话我也不知道。他们大概要去那里做伦敦和中国西藏的外交。”
“酷毙了。”罗恩说,“那里可是有雪人呐!”
德拉科发出了明显哼地一声,“你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好吗?雪人?无稽之谈。”
“它存在的。”哈利瞪向德拉科。
德拉科笑了,“只有这点我俩合不来。不过在魁地奇上——”
“我们是最默契的队员。”哈利和德拉科一唱一合。“

你们的魔药课不会一样差吧?”罗恩尖锐的问德拉科·。
德拉科的脸立即沉了下去:“韦斯莱,我的魔药比你好一百倍。至于为什么会来这……”德拉科似乎并不想说那个词,但他还是吞吞吐吐出来:“洗发水。”
“我叫了他洗发水。”德拉科皱皱鼻子。
“噗嗤”罗恩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。
“别笑了。格兰杰你为什么会在这?”德拉科问。
赫敏朝天翻了个白眼:“很明显。因为我告诉罗恩他的缩皱无花果切的太少了,然后——”赫敏模仿出来斯内普低沉冷酷的声音“格兰杰小姐,你认为给韦斯莱咬耳朵就能显出你的聪明才智吗?这周你都要到地下室来。7点。
顿时,地下室的气氛放松了许多,大家哈哈大笑。


这时候,一个不是斯内普的男人声音传来了。
“棒极了,西弗。”紧接着是另一个冷峻的声音,“我想我告诉过你……”这次是斯内普刺耳的声音:“告诉过我什么?”然后是一股温柔却不失严厉的话语:“没事的,盖勒特。”他们一行人争吵着走了过来,那冷峻的声音还在说:“不要碰阿不思。”

 

“阿不思和格林德沃?”赫敏倒抽一口冷气。“我的天啊。”哈利和德拉科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。罗恩说:”难道我们可以见到他?“

很快就有了答案。最先进来的是斯内普,油腻腻的黑发和高傲的黑色眼睛。其次是一位女性化的的陌生青年人,有一头银发和金黄色的瞳孔,紧接着是一个金发齐肩,英姿飒爽的男人,一眼就能看出他的狂妄不羁,最后是戴着月牙眼镜,温柔平静的年轻人。

最后两人哈利看一眼就知道他们的名字,盖勒特.格林德沃和阿不思.邓布利多。前者一直颇受争议,不过他作为将军的优秀功绩是铁板钉钉的。后者是霍格沃茨大陆的宰相,发现了龙血的十二种用途。

“你好……邓布利多先生和格林德沃先生……德拉科结结巴巴地说。斯内普嗤笑了一声:”终于会叫先生了?马尔福?“和斯内普在一起的人很有吸引力,大家都忍不住想盯着他看。

”那是帕特.克里斯蒂。“斯内普看见几人在盯着那人看,很不情愿地介绍他。

”大家好,格兰杰小姐,韦斯莱先生,波特先生和马尔福先生。“被称为帕特的银发男人说,他的声音带着挑逗性,而且他似乎还不知道。”西弗说你们要来这里关禁闭,我觉顺道来看看他。哇哦,他说你们需要把那盆鱼的鳞片弄出来,一片片切碎作为鱼毒剂的原料。“

”我就说吧!“德拉科撇了撇嘴。他们把那个大盆子费力地拿了下来,里面的鱼多的要命。赫敏拿魔杖轻轻点了三下,鱼鳞就自动剥落了。

”你是怎么做到的?“罗恩颤抖地问赫敏。”很简单。“赫敏说,”心里想你想要什么。“罗恩也轻轻点了三下,鱼只是跳动了一下,一直躲在哈利身后的德拉科打了个激灵。”你能不能别依着我?“哈利厌烦地说。德拉科听了像只小猫一样委屈巴巴地逃窜出来。斯内普一直在与三人谈话,转过身看向赫敏:“不准用魔法!”

他们开始剥鱼鳞,摘鱼鳞,这是一项枯燥无味的活。但有了德拉科在旁边,哈利觉得一点也不无聊了。

 

“我就说洗发水会叫我们搞鱼吧!他对鱼情有独钟。shit。”德拉科骂道。

“想一想,我们居然见到了邓布利多!”赫敏的关注点显然不同。

“而我们在这儿剥鱼鳞,被斯内普嘲笑。”罗恩叹了口气。

“那个帕特.克里斯蒂是谁?”哈利问。他对邓布利多不感兴趣,每天都能听见老爸和他在屋子商议事情,但他懒得进去听。

“斯内普情有独钟第二。”德拉科吐槽道,“每次我都能看到他俩耗在一起,克里斯蒂身上绝对有鱼的某种特质。”

“说不定他长满了鳞片。”哈利笑道。

“哦,别说!那真是太瘆人了。”德拉科起了鸡皮疙瘩。

“真的有身上长鳞片的人!这是种病叫鳞鱼病,如果你碰到鳞鱼病的鳞片,你就会感染。他们的发病事件是涨潮或退潮时间,唯一能抑制的是鱼毒剂。”赫敏长篇大论。

“鱼毒剂?你管他什么呢。什么都阻止不了我们剥鱼鳞的命运。”罗恩失魂落魄。

“等等,斯内普让我们做的就是鱼毒剂!”哈利说。

“他会卖给谁呢?要知道游走老师工资很高。”德拉科喃喃自语。

“不知道。”哈利耸了耸肩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让我们离开主角,看看斯教在干什么

 

帕特靠在斯内普肩上,心不在焉地盯着自己指甲。格林德沃还在瞪着斯内普,他问:“你就是阿不思最喜欢的学生?他想把宰相之位传给你是吗?”

斯内普不耐烦地盯着他:“你从哪搞来的这些消息?”

“一些你不知道也不必知道的可靠来源。”格林德沃用一种神秘的语气说。

帕特笑了笑,他往斯内普怀里靠的更紧了,斯内普眼里由厌烦变成一瞬间的温柔,又归于平静。

“好了好了,盖勒特。”邓布利多看着盖.吃醋大王.勒.八卦天后.特,无奈的笑道。

帕特用一种妩媚的眼神看向斯内普,对格林德沃说:“好了,格林德沃大人~西弗喜欢的是魔药以及我~您想太多了~”斯内普只是瞪了帕特一眼,但还是掩不住满满的无奈。

 

一个小时后……

 

阿不思:“盖勒特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格林德沃:“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(」><)」!阿不思你在外面有男人了!”

斯内普:“帕特,别倚在我怀里啦。”

帕特:“不倚在你怀里?那就靠在你肩上吧~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此刻的四人

“洗发水是不是给鱼使了复制魔咒啊?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是的帕特就是斯教的CP

人设:

帕特.克里斯蒂

纯血,祖上有媚娃血统

银色长发,金黄色眼睛

完美主义者 做事吹毛求疵 晚期洁癖 

业余爱好占卜,画画

毕业考试除了魔药全是优秀

学院拉文克劳 CP斯教

 

由你决定斯教是不是攻!在评论区留言吧!

Q:你有什么特殊的“体质”?像我,喜欢谁谁就被黑▼_▼

看一篇文就会被爆抄袭

喜欢一家饭店就倒闭

Q:坦坦荡荡的讨论下自己爱豆的坏毛病?

喜欢坑粉丝!不发微博!发个广告=发微博!

中戏第一的学霸……导致粉他很有压力

属于骑士的王子【第五章:犬狼依然虐】

*OOC(可能?)

*本章CP:犬狼,微詹莉,德哈

*请从合集第一话看起哦,不然看不懂大家在干什么,谢谢!【90度鞠躬】

 

少年卷

第五章:莱姆斯的身份

 

“什么?!”哈利尖叫道。德拉科只是皱了皱眉,没有表现太多惊讶,他回复:“我就知道。我爸大概是跟斯内普一起时调侃了下你,斯内普对我态度就一落千丈。”

莉莉和詹姆尴尬地交换了个眼神,詹姆耸耸肩,回答:“emmm……我也没办法。我是说,你不可能决定一个人他喜欢谁,对不对?”

“好吧,”哈利沉吟了一会儿,努力镇定了自己的情绪说:“那,他喜欢你,为什么要,”哈利显然在斟字酌句,“这么对我呢?”

詹姆跳下桌子,“因为他讨厌我。而你像我。”

仔细想想,斯内普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,因为他的瞳色是深绿的,是莉莉的瞳色。德拉科不满的朝天哼了一声,“那也不能这样啊?!今天晚上要去地下室!天啊,想一想会干什么,给金鱼开膛破肚!”德拉科一说到金鱼就会打寒颤。

莱姆斯无奈地笑了笑,看向小天狼星。小天狼星举起手做出投降的姿势:“好吧,怪我。都是我不对。鼻涕精这个外号是我起的,我是第一个笑斯内普的油头发的,我还诱骗他去打人柳找月亮脸。很多。”

 

德拉科疑惑地问:“为什么月亮脸要去打人柳?等等,月亮脸是谁啊?”哈利也疑惑地看向他们。

四个人紧张地对视了一下,“额,我不该告诉你的,这个……”小天狼星挠了挠脖子。哈利和德拉科看着小天狼星,露出怀疑的眼神。

“算啦,小天狼星,”詹姆看了眼太阳,“他们不是小屁孩啦。”

德拉科和哈利更懵了,怎么回事?

莱姆斯的眼睛低垂了下去,哈利第一次看见他那么失落而无助。

 

“答应我,哈利。无论我说什么,你都不要讨厌我。好吗?”莱姆斯用他那低沉让人伤心的嗓音说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德拉科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因为当我告诉别人这件事时,他们都离我而去。西弗勒斯知道。但只有你们的家长和小天狼星还把我当朋友。”莱姆斯的嗓音更低沉了。

德拉科有些慌张:“我家长?”

“他们当然知道。要不然怎么能把你托付给我们?要不然你是怎么上我的课的?”莱姆斯坐在一把椅子上转了个圈。

“我以为他们不知道!”德拉科急促地说,“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把我交给你?!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呀?”哈利看着德拉科问。

“月圆的时候,他总是请假。地下室在月圆时会传来叫声。我去地下室上魔药课的时候,看见了狼毛。魔药课上需要分辨真狼与狼人的毛,我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德拉科转向哈利,“你还不明白吗,哈利?”

莱姆斯笑了:“你很聪明,德拉科。你在魔药和侦查方面很有天赋,或许可以考虑去当个傲罗。”

“是吗,其实我更喜欢打魁地奇。”德拉科冷冷的回答。

 

哈利的大脑飞速旋转着,月圆,狼毛,地下室……

“Wolf.werewolf.wolfman.”哈利低声念叨出几个词。

“狼人。”德拉科大声地说。他看向莱姆斯的眼神由开始的敬佩变成怀疑,恐惧。

“是的。werewolf。狼人。你会怕我吗?”莱姆斯苦笑着,他的眼睛写满了忧郁,“不被理解,不被爱,被抛弃,被厌恶。你这么对我也没关系,我习惯了。”

哈利咽了咽口水,莱姆斯怎么可能是狼人呢?他温柔,友善,聪敏。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狼人该有的特质。

 

还没等德拉科反应过来,哈利已经抱住了莱姆斯。哈利附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你是狼人又怎么样?你永远是我的教授。一直都是。”德拉科也笨拙了拥抱了一下莱姆斯:“我……一直没多少朋友……克拉布和高尔……当然不算,两个笨蛋……我明白不被人接纳的滋味,所以……你愿意原谅我吗?”

莱姆斯回抱着,他笑了。

 

等他们松开后,德拉科脸红了,和罗恩头发的肤色一模一样。哈利舔了舔嘴唇,“啊,莱姆斯,我是说我们不会因为你是狼人就……”

“就歧视你,或者别的什么。”德拉科接话。

“谢谢。”莱姆斯笑得很开心,“你和你父亲一模一样。你也是,”他转向德拉科,“卢修斯一眼就看出来我了,但他还是接纳了我。”

这时,莱姆斯感到一双热乎乎的手臂搂住了他。

“莱姆斯。”小天狼星在他耳边低语,“……”

“嗯?”莱姆斯看向小天狼星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小天狼星看着莱姆斯,不知道刚刚怎么了。

 

这种悸动,一定是心在骗他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

最多只心上一块疤

随时能割下

——真相是假